相关文章

杨晓光:醉心用绘画理念雕刻陶瓷

杨晓光在唯美陶瓷的工作室工作,用刀具在砖上雕刻。

杨晓光作品《陕西八怪》之一。

杨晓光在工作。

近年来,唯美的文化陶瓷迅速占领市场,显得与众不同。其将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展现在瓷砖上,引导设计之风回归东方神韵,为人称道。

这背后,凝结着工艺大师们的“独具匠心”。2007年后,旗下品牌马可波罗推出“中国印象”及“手工砖”系列产品,开创中国瓷砖创作新纪元。2009年,身为唯美陶瓷博物馆馆长助理的杨晓光创作出“墨刻”作品,传统的国画从此通过瓷砖这个载体,走进千家万户,也开启了唯美文化陶瓷的“黄金时代”。

唯美董事长黄建平认为,“中国品牌,不缺技术,缺的是文化力量”。而正是凭借杨晓光们的努力,把文化和艺术加到瓷砖里面去,让这种艺术上的创新,最终转变成产品在市场上的力量。

匠心独具刀下生万物

踱步在占地2万多平方米的唯美陶瓷博物馆,里面丰富的陶瓷展品让人大开眼界。穿越这些雕刻的时光,人们依然记得,2004年,黄建平一掷千金将誉为“中华刀笔书法第一人”的陈复澄聘请为唯美陶瓷的艺术总监,开始合作并创造性地生产出马可波罗手工砖,也即第一批唯美文化陶瓷。至今,以“复澄壁”命名的这些作品依然陈列在博物馆,闪现着岁月的荣光。

令人好奇的是,瓷砖这么硬,怎么刻得动?这些艺术创作又如何成为工厂化的产品?事实上,唯美的手工砖生产,妙的是在陶瓷的半成品上面、在泥坯上面雕刻,就这样让普普通通的瓷砖变成了高雅的艺术品和家居装饰装修的新材料。

如今,唯美文化陶瓷的产品线更加丰富,而这些突破就有杨晓光的贡献。多年来,他将这里当作了自己的实验室,让艺术的灵感变成唯美文化陶瓷的“明星产品”。

2007年9月,杨晓光应董事长黄建平的邀请加入唯美陶瓷。很快,功底深厚的他就进入了创作状态,相继推出了“村长系列”、“陕西八大怪”、“老火汤”、“瑶寨夕阳红”等作品。这些陶艺作品充满人的神韵、惟妙惟肖,饱含创作情感,极佳地呈现了“土与火的结合”。而将材质的变化与人的内心结合,更是杨晓光的拿手好戏。

而从企业层面而言,唯美的主打产品是瓷砖,如何将公司的产品与自己的创作相结合?无疑是他的责任与使命。对此,杨晓光独辟蹊径,在瓷砖上创造了水墨画、版画、陶艺等多元素相结合的艺术形式。

2009年,墨刻艺术在他手中诞生,墨色五彩借由刀的阳刚之气蜕变出崭新的魅力,也为公司创造了很大的经济价值。“无论什么样的题材,我都告诉自己,要用刀的语言去诠释”。也即于此,他的墨刻山水呈现出了有别于笔墨书画的立体质感,在市场上大放异彩。

“我一直认为,刀就是刀,用刀在陶板上去表现,产生的效果跟笔是截然不同的。因此,作为创作者,要想办法用刀刻语言去表现一幅画。公司以前的作品是图案式的,从我来到公司后,开始进入绘画的时代,作品也更接近于画,更利于打入市场。”杨晓光说,他一直坚持用绘画的理念去雕刻,就更接近于绘画的效果。“我这一刀下去,就要表现墨分五色,有深有浅。事实上,我的色彩在刻的时候就完成了,通过深浅、层次去表现。”

理念为重,造城市名片

艺术创作与产品生产的结合,很快有了丰硕的结晶,并转化为巨大的经济效益。正如黄建平所言,通过导入文化元素,提升产品附加值,逐步打造高端产品,提升产品和品牌竞争力。

而杨晓光的艺术创作,也越来越受欢迎,多见于大型的市政工程项目,比如华南理工大学、深圳机场贵宾厅,以及高埗镇政府广场等,都能看到他所创作或设计的巨型瓷砖壁画。2015年,东莞地铁2号线开通前,他又负责地铁站形象背景墙设计和生产的任务。

“当时接到东莞地铁的任务,压力还是比较大的。地铁的开通,相当于是东莞的城市新名片,而地铁站作为人员集散的大型场所,公众性很强,这么多人看,是展示城市形象的重要窗口,因此必须要做好。”为此,杨晓光翻阅了大量资料,参考了几乎所有国内地铁站案例,并决定要在东莞城市文化的内涵上下工夫,深入挖掘东莞的历史文化与现代精神。

让他印象深刻的是虎门站形象背景墙的设计,可谓几易其稿。“提到虎门,大家首先想到的是‘虎门销烟”吧,可是当我拟好初稿后,总觉得不理想,这样陈旧的历史事件已经无法代表如今生机勃勃的虎门。后来又想到虎门大桥,但也觉得在主题方面有所欠缺。”杨晓光说。

后来,听公司董事长提到“虎门服装”,令杨晓光顿觉眼前一亮。于是,他投入了第三稿的设计中去。在虎门站这幅面积约20平方米的背景墙中,整幅画面运用了瓷砖仿制的服装材质,比如皮革、布料、纽扣、拉链等,穿着摩登的时髦女郎在一扇扇敞开的大门间穿梭,唯美陶瓷产品中拥有极强肌理感的皮纹砖、布纹砖巧妙地嵌入画面,流光溢彩间传递着虎门的时装与时尚概念。最终,《霓裳虎门》得到了各方的一致好评。

这样有分量的作品,也是对于“工匠精神”最佳诠释。“作品要跟上时代,适应时代,并且有企业的担当和职责。”杨晓光笑着说,如果不来唯美,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多想法,也不会考虑市场需求。而如今,他已经适应了具备市场意识、客户意识,并结合多元化的艺术,在两者之间找到巧妙的契合点。

持续创新,艺术创品牌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在杨晓光眼中,艺术的工匠精神就是不断的创新。2015年,他在原有的墨刻艺术基础上,探索从单一的墨刻画转向华丽、精致的宫廷画雕刻技法。

“从墨刻到宫廷画、抽象画,都是随着理念在变,技法随着想法而产生,逐渐实现产品的创新。”杨晓光说,手工雕刻不同于机器雕刻,它有人的激情、人的情怀在里面。“因此我一直认为,技艺不重要,而是以创作理念为主。有了具象理念,就会产生很多种技艺,这是无穷的。比如能够表达我绘画语言的刀,有时候甚至可以用玻璃片、水果刀,工具是根据我的创作需要来定的,当以前的技艺不能完成你现在的想法,你的工具、手法都可以变。”

在董事长黄建平看来,唯美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持续创新,并在国内陶瓷界创造了多个第一,唯美陶瓷率先建立了唯美建陶博物馆,后被行业协会升格为“中国建筑陶瓷博物馆”,并研发出世界首创的“马可波罗手工砖·中国印象”产品,给装饰行业带来了一场革命。在这样的背景下,更多与杨晓光类似的研发设计人员,正执着于通过艺术创新来提升品牌价值。

“在目前这种市场环境下,企业没有创新,会走得非常辛苦。不开发新产品,没有捕捉到市场新的需求,那企业就会面临困难。”杨晓光认为,未来文化陶瓷需要具备更加前瞻性的创作思维,绘画的形式也要有时代感和国际化形式,才能与家装设计完美结合。“即便是新推出的宫廷画、抽象画,我也在不断尝试新的试验,并争取有所突破。”

对于杨晓光而言,“工匠精神”正是这种自我高要求的现实映射。“‘工匠精神’的真谛就是求精,没有最好的,只有更好的。比如现在我又重新要求徒弟们去研究墨刻,希望能更上新台阶。因为等墨刻作品成熟以后,产品变得越来越规律化、工业化,而从画的要求和效果来说则减弱了,所以我又要他们反过来,重新用画的理念去诠释。这样的要求虽然严格,但是要追求极致就必须有这样的过程,才能达到致高点”。

策划:南小渭 统筹:朱晋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朱晋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孙俊杰